藍榕概
  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
  他扎根基層22年辦案2000餘件,自創藍氏調解5妙法
  他體重200多斤,田間地頭都是辦公室,鄉親親切地稱他“肥佬法官”
  文/圖 記者曹菁通訊員清宣
  “我往這裡一站,也許大家都會笑我:哇,真胖!是的,我215斤,外號就叫‘肥佬’,當地群眾也因此親切地叫我‘肥佬法官’,真名,反而沒幾個人知道。但我對此感到高興。”今年46歲的藍榕概是廣東省佛岡縣人民法院湯塘法庭庭長,身高1.6米多,體重215斤,胖胖身材,群眾親切地喚他“肥佬”法官。
  湯塘轄區方圓幾十公里,男女老少都知道“有糾紛,找肥佬!”以其名字命名的“藍榕概法官調解工作室”,更是全省首個以法官個人名字命名的基層法院調解工作室。
  為調解捨命拼酒
  湯塘法庭地處佛岡縣城的南部,管轄龍山、湯塘2個大鎮的案件,16萬多人口。
  “要不是藍法官,這個家早散了!”提起4年前的悲劇,譚某妻子還是淚流滿面。那時候,譚某獨自在山上管理著2000多棵砂糖桔,妻子帶著兒子住在山下家裡,誰知12歲的兒子不幸溺水身亡。年近半百的譚某接受不了,更不能原諒妻子的疏忽。他拿柴刀劈碎了結婚的大床,點火燒掉了妻子衣服,把她趕出家門。整整3年,妻子帶著負罪感找婦聯、派出所,沒能輓回,只好到法庭起訴離婚。
  為了輓救這個破碎的家,藍榕概主動上山找譚某。第一次、第二次,譚某揮舞著柴刀砍竹子,理都不理他。第三次,他找了個吃飯時間去,在飯桌旁苦口婆心地勸他,譚某仍是當作沒聽見。正當藍榕概十分失望,起身準備離去時,卻被喝紅眼睛的譚某一把抓住:“這兩瓶酒,你一口氣喝了,我就聽你的!”藍榕概人胖,血壓高,醫生說絕對不能喝酒。那是兩瓶當地產的米酒,四兩一瓶,他看了一眼,抓起來咕咚咕咚喝了下去。
  酒瓶還沒放下,譚某就緊緊抱住藍榕概,放聲大哭起來:“喝了這瓶酒,你是把我當兄弟了,法官,我聽你的!”第二天,藍榕概驅車40公里,把譚妻從娘家接回來,送到山上。現在,兩口子一起管理著果園,每逢秋天,砂糖桔一掛果,他們趕緊選最大最甜的給“肥佬”送去。
  田間竈前都是辦公室
  在基層辦案,更多的時候是與踐行百年的鄉規民約、宗族親情進行博弈。“肥佬”辦案從不怕麻煩,沒有固定的上下班時間,田間地頭、村社竈前都是辦公室。在採訪的時候,藍榕概給大家講了一個龍眼樹的故事。令眾人對鄉村的司法工作有了與教科書上完全不同的認識。
  這棵百年龍眼樹,就在湯塘法庭後面,樹主人是劉某兩兄弟,樹下的菜地卻屬於同村的肖某兩兄弟。龍眼樹枝繁葉茂,樹冠覆蓋了上百平方米,樹下自然就很難長東西。有一天,肖某兩兄弟搬來梯子,砍掉了6根盤子那麼粗的樹枝。這一砍,劉某兩兄弟不幹了,要麼賠一萬元錢,要麼打人!肖某兩兄弟的答覆是:擋住了我家種菜,賠錢沒門!打架就打架,誰怕誰?最後鬧到了法庭。“換到當事人的位置上想一想,一代官司三代仇,我想任何一個人民法官都不希望這樣。”藍榕概說,僵持下他轉變思路,通過其近親屬打開突破口,打聽村裡劉某、肖某同時都敬重的長者,請長者出面把雙方叫到百年龍眼樹下講古,講來歷。講要是雙方的祖宗都像他們,就沒有今天的這棵百年龍眼樹,祖宗能夠這樣寬容你們為什麼不能?前後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,雙方終於握手言和。
  基層辦案,多是雞毛蒜皮,但在藍榕概眼裡件件都是百姓的頂天大事。扎根法庭22年,藍榕概辦案2000餘件,無一錯案,無一投訴。
  自創藍氏調解5妙法
  藍榕概每接手一個案件,首先想到的是調解,創新並積累了多種調解法,如“圓桌調解法”、“背靠背調解法”、“聯動調解法”、“迂迴調解法”、“親情調解法”。同時註重“講情、講理、講民俗、講傳統”,巧妙運用“調解五法”,發揮出最佳的調解效果。  (原標題:有糾紛,找肥佬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生活館

js36jssmw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