執法人員將洗車用具和廣告牌裝車 本版攝/法制晚報記者付丁
執法人員現場收繳黑洗車點的洗車工具 本版攝/法制晚報記者付丁
  龍頭不關任水流、水槍嘩嘩澆地只為解暑,天通苑南側的清河濱河路,短短的500米距離內有近30家洗車店,《法制晚報》記者調查發現這些洗車店使用自備井抽取地下水,並且不交水費。
  報道引起朝陽區政府部門與水務部門重視,今天上午,朝陽區來廣營鄉政府與朝陽區水務局、朝陽區城管大隊來廣營分隊,以及來廣營派出所對“洗車一條街”進行聯合執法。
  事件回放“洗車一條街”一年耗水7萬噸
  6月19日,《法制晚報》曝光了天通苑濱河路“洗車一條街”,這條不到500米的道路兩側,聚集了近30家洗車店。這些店不交水費,而是用自備井抽取地下水,造成了大量水資源的浪費。
  記者探訪時看到,濱河路邊除了近30家洗車店外,甚至連廢品回收站、小賣部也“兼職”洗車,因此這裡被天通苑居民稱為“洗車一條街”。洗車時,店員將水槍流量開到最大,直到將車全部沖洗乾凈才關閉。一口儲量約1噸的水池,一天就被“吸乾”了。
  記者調查發現,濱河路邊沒有自來水,店家都是從自備井中取水,要負擔的只是水泵的電費。記者估算,“洗車一條街”一年至少要用水7萬噸。
  今日回訪 洗車店仍營業加強防範措施
  今天上午8時30分,記者在濱河路邊的“洗車一條街”看到,這裡的洗車店已經開門營業。從遠處看過去,40多把遮陽傘沿著路邊一字擺開,店員站在傘下,對著過往車輛揮動抹布攬客。由於今日天氣晴好,開張的洗車店有十餘家。
  一家店的老闆握著水槍洗車時,有一搭沒一搭地跟記者聊著。提起本報日前對這裡的報道,他表示近日確實有城管來過,但是沒採取執法行動。該老闆提到,部分洗車店已經增強了防範措施,“像水槍、吸塵器這些家伙什兒,都儘量藏在門內,不能讓人一眼看到”。
  執法現場 店員“望風而動”查扣兩車物品
  今天上午10時,水務、城管和警方執法人員來到現場。剛纔還在和記者攀談的店老闆,手忙腳亂地收起水槍往屋裡藏。但未來得及收回的吸塵器,被執法人員及時查扣。看到執法人員前來,路邊其他的洗車店也“望風而動”,店員忙著收遮陽傘、拆水管、摘招牌。
  不到15分鐘,“洗車一條街”上的40多把遮陽傘便不見了蹤影,洗車店也都閉門謝客。緊閉的大門外,遺留了一排占道的招牌和地毯。執法人員掀起地毯,一股惡臭撲面而來。記者看到,積存在地毯下的水,已經成了烏黑色。
  約半小時,執法人員查扣的各種洗車用品,已經裝滿了兩輛卡車。
  事後影響 老闆見“動真格”欲轉行找工作
  記者看到,一輛正在接受清洗的私家車剛洗了一半,車主看到執法人員前來,就驅車駛離了現場。眼看就要到手的15元洗車費沒了,店老闆垂頭喪氣地說:“來這麼多記者,看來(執法)要動真格了,以後買賣不好幹了。”
  該老闆抱怨說,今年夏天降雨多,洗車生意不如往年。“其實真沒有掙多少錢。”他表示,註意到北京市要大力整治浪費水資源的行為,意識到自己“免費用水”的日子不會太長了。“我準備將店面轉讓,找個正經工作去上班。”
  不過也有店老闆對執法不屑一顧:“沒準一陣風,執法走了繼續開。”
  原因分析 洗車店擅打游擊井口不能隨意封
  今天上午,市水政大隊大隊長汪政良介紹,清河濱河路的違法取水是歷史遺留問題。“這裡大部分都是外來人口,而他們又沒有生存方式,除了收些廢品,有的人就在這裡乾起了洗車的行當。”
  汪政良初步分析,這些黑洗車店的水都從周邊的農用井、工業井或者自備井等9口井中取來,屬於私自取水。因為這些店沒有營業執照,所以用來約束正規行業的法規對他們難以起到觸動作用。
  他們經常與執法人員打游擊。此外,這一地區的生活用水也從這些井里取,所以不能簡單地對井口一封了之。
  治理措施 罰款2萬至10萬疏散外來人口
  汪政良表示,按照北京市節水辦法,僅依照法規“擅自改變農用井用途”一條,就可以對這些黑洗車店進行2萬至10萬的處罰。而擅自從自備井取水,也會處以10萬元的罰款。汪政良表示,也不排除這些店擅自打井取水,如果發現這樣的情況,可以依法對其處以2萬至6萬元的罰款。
  朝陽區水政執法大隊負責人介紹,對這一地區的整治,朝陽區已經拿出了具體意見,因為這塊地還屬於農業用地,所以下一步將責成區農委採取進一步的治理措施。
  此外,汪政良表示,最好的解決辦法,就是疏散分流這裡的外來人口,可以通過拆遷等方式進行調整。然後再進一步採取綠化美化,改善這一地區的環境。
  本版文/記者蔣桂佳白冰
(原標題:《白來的水他們可勁兒造》追蹤 “洗車一條街”上午被清了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生活館

js36jssmw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