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修源老人埋頭寫著特殊的“日記”。李卓 攝本報訊(記者 李卓 實習生 董韌)“趁著老伴去透析,我得抓住間隙記一下,不然就擠不出時間了。”78歲的杜修源斜靠在3號病房的陪護床上,埋頭寫著特殊的“日記”。陪護床旁的白色桌子上,擺放著一沓厚厚的記錄本。本期街坊故事會,讓我們走進這位好老公的故事。
  記錄,四年來從未間斷
  “4月10日7時,營養餐,100ml;4月10日7時半,喝蛋湯,100ml……”一頁頁紙上,寫滿了老伴在病床上吃喝拉撒的情況。昨日,記者在解放軍163醫院腎內科見到了這位細膩深情的好丈夫。4年來,杜修源每天都陪在老伴身邊,寫下了7300餘條記錄,打針、服藥、飲食等精確記到每分鐘的情況。
  “剛開始寫日記時,也沒想其他的,就是為了使透析更準確。”在護理記錄表上,記者看到,昨天共記錄了9次,密密麻麻按照時間有序地排列著。記者數了數,一張寫滿的紙記錄達80次之多,有些記錄還是在午夜。
  堅持,為老伴精確治療
  2010年,老伴白朝鴛被確診為尿毒症並開始做透析,當杜修源得知“記錄的數字越準確,透析也就越準確”時,他便開始寫護理記錄。
  現在老伴吃營養劑、喝粥、吃藥一天下來有11次,飯前飯後半小時都不能吃藥,為了準確控制時間,杜修源會提前10分鐘進行準備。“如果不詳細記錄,將時間精確到分,很難保證相隔時間為半小時。”由於透析需要知道每天攝取多少水,杜修源會仔細統計,在老伴做透析前拿給醫生參考。
  “準確記錄攝取多少水,有利於精確透析的脫水量,對控制病人的血壓和保護心臟都有很大的好處。”白朝鴛的主治醫生劉宏敏感嘆,像老爺子記錄得這麼詳細,並能長期堅持下來太不容易了。
  無悔,覺得什麼都值得
  白朝鴛多次接到病危通知,在醫生的搶救和老伴的細心照顧下,她一次次度過了危險。
  現在白朝鴛已經癱瘓,每次去做透析需要杜修源抱著坐上輪椅,或是靠擔架才能到透析室。一有時間,他還幫老伴擦洗身體,或是推著老伴去室外看看。儘管很辛苦,杜修源也不願將照顧老伴的事情交給護工或是子女。“只要她的病能好,我覺得什麼都值得。”
  (線索提供人 王先生 獲三等獎)  (原標題:7300條護理記錄寫滿老伴的愛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生活館

js36jssmw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